用现代的茶具,喝传统的茶

芭芭拉·巴里称,泰德·缪林这个安妮女王花边(Queen Anne's Lace)纯银滤茶器,是“世上最美的一个。”

芭芭拉·巴里称,泰德·缪林这个安妮女王花边(Queen Anne's Lace)纯银滤茶器,是“世上最美的一个。”

Piotr Redlinski for The New York Times

常驻洛杉矶的室内设计师芭芭拉·巴里(Barbara Barry)设计过各种各样的产品,包括家具、餐具、床上用品,乃至行李箱包,但在她最喜欢的项目之中,却有一件与设计毫无关系。

六年前,巴里曾与一家名为T的加拿大公司合作,调配出一种特制混合茶,名为“桔园”(Orange Grove)。今年年初,她的第二款混合茶“西特林”(Citrine)又面世了。

“2000年,我第一次去京都旅行时,就深深爱上了喝茶,”她说,“也爱上了一切带有日本味道的东西。在学习‘茶道’的过程中,我对日本文化有了更多了解。”

她还说:“茶道与设计如出一辙:你要舍弃什么和放入什么,一样重要。”

在去往伦敦这座同样热衷于喝茶的城市之前,巴里途经纽约,抽了些时间去选购茶具,好让茶喝起来更有感觉。

她从翠贝卡社区(TriBeCa)新开业的泰德·缪林(Ted Muehling)商店逛起。在那里,她先看上一只雕花的玛瑙手镯(她是缪林珠宝的忠实粉丝),随后才注意到手边这件物品。

说到滤茶器,她称泰德·缪林的这个安妮女王花边(Queen Anne's Lace)纯银滤茶器,是“世上最美的一个。从香槟酒泡沫般的开口中把茶水倒出来,会让人有一种愉悦感。第一次使用的人总会发出一声惊叹。”

在Alesssi商店,巴里发现了一个由LUCY.D设计的新款茶勺,这把勺子“设计独具匠心,可把茶叶装在对折的手柄中。”

至于陶瓷茶具,她提到了一家澳大利亚公司Augarten,也是她的最爱。还有一套罗腾伯格(Rottenberg)茶具,茶具的几个茶盖上都顶着形态各异的脑袋,“太神奇了,”她说,“每个脑袋都是手工接上去的,又被处理得天衣无缝。”这套瓷器差不多是半透明的,而且从这个不高的宽口茶杯中喝茶,会让你觉得很精致。

她常用的日本产品大部分都是在网上找到的,包括一只用来喝抹茶(一种用竹制茶拂做出来的绿茶)的手工大茶碗,以及一个茶拂托。这两件物品都在京都一家名为Hibiki-an的商店中有售。

“你一旦喜欢上新鲜抹茶的味道,就会想要一切使之成为一种特殊仪式的器具,”她说,“要让茶面浮起一层泡沫,还得稍微练习一下。我发现,有的时候做起来比较容易,有时就比较难。”